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665566手机现场开奖 > 文章内容

文史 宋育仁突袭日本的计划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21-11-30 阅读:

 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中,中国本来有一次运用奇兵突袭日本的机会:一个在英国担任外交官的中国书生,以自身仕途甚至性命为抵押,借下永远都还不清的债务,私自购船招兵组建一支舰队,企图万里奔袭日本,为甲午海战中一败涂地的祖国翻盘。但不幸该计划功亏一篑、终成泡影……

  在中日甲午战争期间,运用奇兵突袭日本的计划,来自于宋育仁奇思妙想的创意。宋育仁(1858—1931),字芸子,号芸岩,四川富顺人。他是清末著名维新思想家、活动家,在当时颇有名气,时人誉之“谈新政最早,治经术最深,著作等身,名满天下”,其思想涉及政治、法律、经济、文化、教育、出版、军事、外交等诸多领域。1886年,宋育仁在进士及第后,官至翰林院庶吉士。

  在反思和批判洋务运动基础上,宋育仁于1891年完成《时务论》的写作,全面阐述其维新变法主张。1894年3月,被任命为英、法、意、比等4国公使参赞的宋育仁,随大清公使龚照瑗出使欧洲,他实际上是整个使团仅次于龚照瑗的二把手。据说,正是由于宋育仁主动写了《时务论外篇》等关于外交事务的文章,引起重臣的关注,由兵部尚书孙毓汶向光绪皇帝上书举荐,宋育仁才得到这个出使的机会。

  在欧期间,怀着“治国平天下”的渴望与舍我其谁的豪情,宋育仁锐意考察和研究外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法律、社会情况,积极与各方人士诸如政治家、学者、工商界人士、记者等进行接触和交往,还经常出入英国议院、学校、工商各界进行实地了解。后来根据这些资料和亲身体验,宋育仁写成《采风录》四卷,介绍西方的政教、风俗,进一步阐释和丰富了他的维新变法思想。《采风录》出版后影响很大。

  就在宋育仁身临欧洲感受西方文明的时候,1894年7月,中日甲午战争爆发。不久,中国就呈败象,平壤兵溃,黄海之战又失利。身在英国的宋育仁曾对战争局势进行了分析。在他看来,明治维新后的日本一扫颓唐气象,散发出勃勃生机,虽然国力有限,但君臣一心,节衣缩食建设海军,到开战之时,日本海军实力已稳居亚洲第一,中国要在海上取胜非常困难。而日本的弱点在于“兵少财乏”,这个兵是指陆军,当时日本的常备陆军只有6万多人,占领和给养能力有限,因此中国应将重点放在陆地防御和战略拉锯上,“持久足以困之”,用时间换取胜利。

  心急如焚的宋育仁通过上书,与国内的户部尚书翁同龢、兵部尚书孙毓汶两位朝中大佬分析时局,并将自己上述的看法告知了他们。除了从军事角度上,认为中国对于日本“万不能与争于海上……而从陆路进兵与为持久之计”,意思是中国可以与日本陆军打持久战,另一方面,宋育仁又从经济角度分析指出,筹集军饷不宜采取解一时之需的传统劝捐方式,而应当开设银行发行银票,这才是长久之计。可惜宋育仁的这些分析和建议,没有引起清廷的重视。

  随着战事的发展,战局越来越不利,而且使宋育仁瞠目结舌:清军的战斗力已经堕落得没有底线,而日本陆军则势如破竹,不但迅速赢得平壤大战、占领朝鲜全境,还顺势攻破鸭绿江防线,并在海军的帮助下占领了旅顺口。战争的走向完全超出了宋育仁的设想,原先以陆地防御为主的战略,已经因为清军的无能而失效,如今想为当前的局势解围,必须要有新的思路。

  龚照瑗这次出使欧洲还有一个特殊任务,就是李鸿章要他设法前往英国购舰。原计划订购英国阿模士庄船厂一船,智利二船及一大轮,但由于中国北洋方面的态度不积极,误了时机,英国新颁布严禁向交战国双方出售兵船的法令,所以此事没能办成。虽然在此期间,龚照瑗、宋育仁等想方设法,总算买到了一艘鱼雷炮舰,但也因为英国新颁布的上述法令之故,不得不一直滞留原地,无法运回。

  与此同时,远在伦敦的宋育仁,看到国家一步步落入危局,心焦如焚,却又想不出办法。日军攻过鸭绿江的时候,他就曾主动联系有关方面,希望能够把自己召还国内,好在前线出力;后来战事越发紧急,宋育仁甚至有决意辞职归国的想法。正在左右为难之际,龚照瑗却突然被要求回国述职,因为他的匆忙离去,宋育仁不得不暂时留守伦敦,担任代理公使—职。

  这时,使馆翻译王丰镐引介来一位名叫哈格雷甫的英国海军预备役军官,宋育仁从他那里得知了一个令人惊诧的消息:这位哈格雷甫曾于此前向龚照瑗献计,由怡和洋行、哈格雷甫、龚照瑗三方立约,以哈格雷甫代购军舰的方式,规避英国在船只出售上的中立禁令,再就地招募士兵前往中国参战。商议完毕后,龚照瑗却久久没有进一步回应,哈格雷甫摸不着头脑,只好找上门来。宋育仁查阅了使馆的往来电报记录,才知道龚照瑗确曾把此事向国内汇报,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国内没有任何回复。

  本来在情急之下,宋育仁曾有一个大胆设想,就是出奇兵突袭日本本土,使中国反败为胜。他结合日本“兵少财乏”的现状,敏锐地发现,全力进攻中国让日本本土显得有些空虚,尤其是作为面向中国的桥头堡和重要港口的长崎,保卫力量并不强大。就算中国陆军和海军无法直接抵挡日本人的兵锋,但实施兵法中攻敌之所必救的计策,长崎岂不正是一个绝好的目标?当然,进攻长崎需要一支舰队,中国没有多余的舰船和人员储备,制海权又被日本海军控制,不可能完全瞒过日本人对长崎进行突袭。

  诸多碍难问题,让宋育仁奇兵突袭的想法无法付诸实现,不过他并没有放弃,一直在试图解决这些问题。这时哈格雷甫说出的计策,让宋育仁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;没有舰船好办,以代购的方式在英国就地采买舰船;没有人手也无所谓,招募素质更强的外国军人;至于无法突破日本的海上封锁线,那更简单了,舰队根本不走中国海域,从菲律宾群岛直接北上,奔袭长崎。

  这一想法看似异想天开,却有相当大的可行性。日本当时正全神贯注于黄海和中国本土,做梦也不会想到攻击会来自南边;加上打的是外国船队旗号,所以船队奇袭成功率极高。即使日本人发现,在长崎和东京一带也无足够的舰只阻击。而一旦偷袭成功,至少将会对日本政府和国民产生心理震动,也有可能使战局发生根本性的变化,日本恐怕不得不从中国撤兵。

  宋育仁为自己的想法激动起来,经过与使馆参议杨宜治、翻译王丰镐等密谋后,奇兵突袭日本的计划更具体了。不过他们也清醒地认识到,这个计划不能先向国内汇报。朝廷会怎么看很难猜测,万一是否定的回电,抑或对电报拖而不决,都会让整个计划搁浅。而且此时的清廷急于摆脱战争,所以对这一计划表示赞成的可能性并不大。宋育仁决心趁代理公使这段时间,好好利用手中的权限,靠一己之力促成此事,等到一切准备妥当,再行请示不迟。此时此刻,一个国家的命运似乎放到了一介书生的手中。

  宋育仁他们立刻行动起来。一方面,宋育仁积极和两江总督刘坤一、张之洞等人联系,以获得这些重臣的支持;另一方面,宋育仁通过比利时王后弟弟的介绍,结识了美国退役海军上将夹甫士,夹甫士退伍后为商会铁路总办,交际甚广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交住,宋育仁发现夹甫士是一个能力出众的可信之人,于是向夹甫士和盘托出了自己的谋划,寻求帮助。为防万一,宋育仁假称自己奉有朝廷密令,正凭借代理公使的身份,暗中在英国谋求军事上的突破。夹甫士虽然诧异于清政府的魄力,但没有怀疑“密令”的真实性,因为夹甫士知道,清朝官员基本缺乏自发的进取精神,因此这个庞大的计划只可能来自于高层的授意,否则的话,四处参观考察才该是宋育仁们的正常工作。

  夹甫士没有辜负宋育仁的信任,他很快就完成了计划的前期准备,先是介绍了前智利海军将领麦福尔来帮助购买船只。龚照瑗此前曾试图向智利购船,本来已经谈妥,由于智利、阿根廷两国间局势紧张,智利担忧一旦售出军舰,海军实力减弱,导致海权不保,因此临时毁约。这次宋育仁双管齐下,干脆请麦福尔跟智、阿两国一并谈判,同时向双方购买船只,避免其中一方担心丧失海上主动权。麦福尔依靠过去积累的人脉,很快就有了进展,一共谈下来兵舰5艘、鱼雷快艇10艘以及其他辅助舰艇若干艘,足以组成一支小型舰队。

  宋育仁又通过夹甫士,邀请了英国候补议员安杰华特参与筹划。安杰华特开动脑筋,倒是真的想出来一个好主意。此时澳大利亚还是英国的属国,有不少的英国商人在澳经商,还组织了一个澳洲商会。中日战争发生,亚洲各国无不惶恐,澳大利亚离东南亚很近,商贸往来频繁,商会的成员们担心会无辜被战火牵连,一直在要求成立自己的护航舰队,以达到保护商船的目的。安杰华特告诉宋育仁,他愿意利用自己在议会的影响力推动通过此事,然后通过澳洲商会的名义暗中为宋育仁购买船只,船上悬挂英国的国旗出港,这样就可以规避相关的战争禁售条例,更重要的是能达到趁机奇袭日本的目的。

  对宋育仁他们而言,澳大利亚的出现简直是天意,它的地理位置让绕道菲律宾直攻长崎的计划能顺利进行,而其英国属国的身份又能避免麻烦的禁售条例。更巧的是,前北洋水师总教习、副提督琅威理正身处澳洲,这个因为倔犟去职,却在北洋水师中口碑良好的军官,完全可以就地在澳大利亚招募所需要的2000士兵,经过训练后组成一旅水师。这样,等到船只弹药齐备,就可托名澳大利亚商团,以保护商队为名,伪装成护航舰队自菲律宾北上,突袭日本长崎和东京。为了说服琅威理参与这一计划,宋育仁专程从英国派人前往澳洲,面告琅威理本次行动背后的真正目的,在获悉内情后,琅威理欣然加入,还表示要为中国政府“立一功”。

  但这个计划花费颇大,需要上百万英镑用于购舰和募兵。事已至此,再艰难都得继续下去,宋育仁咬咬牙,借!不过借款也不易,宋育仁之前曾受阻于伯和洋行的贷款。在夹甫士的帮助下,宋育仁终于联系到英国康敌克特银行,并与该银行经理格林密尔商定:与银行立约借款200万英镑,另贷款100万英镑。这些款项包括兵舰、鱼雷快艇以及其他辅助舰艇的购买,再加上弹药补充和人员募集所需要的费用。要知道这是1894年的300万英镑,那可不是现在的概念。粗略估算一下,100多年前所借贷的300万英镑,相当于现在的10多亿英镑,再加上宋育仁还谎称奉密令办差,朝廷一旦翻脸不认,那真是他身家性命难保。

  借款后,宋育仁于是立刻购定战舰,招募到所需水手,等等。正在他紧锣密鼓地筹备长崎攻略的过程中,国内糜烂的战局陡然恶化。1894年9月17日,中日双方在黄海北部海域展开了首次战役规模的激烈海战,最终以北洋水师损失5艘军舰,死伤千余官兵,邓世昌等将官力战阵亡为结局。1895年1月底,日军水陆夹攻北洋水师根据地威海卫。2月3日,威海卫陆地悉数被日军占据;11日,提督丁汝昌拒降自杀,几天后,威海卫海军基地陷落,北洋水师全军覆没。

  到了这一步,中日之战其实已经落下帷幕,对于几乎丧失所有海上力量的中国来说,突击长崎的大计即便成功,也没有多余的舰队可以配合反击了。不过宋育仁依然没有放弃,他的准备工作已经到了尾声,船只弹药都已交接完毕,琅威理的募兵计划也十分顺利,眼看舰队马上就要成形,并将打着澳洲商会的旗号出发,万里奔袭长崎。

  正在这时,离开许久的公使龚照瑗突然返回了伦敦。这么大的事情,不可能瞒过使馆的主人,很快龚照瑗就获悉了宋育仁的全部打算。龚照瑗惊得目瞪口呆,宋育仁这位副手的行为完全超越了他最大胆的想象:趁他不在伦敦期间,宋育仁借下了一辈子都还不起的巨债,用一个人的力量组织起一支舰队,招募了一批外国士兵,打算跨过三大洲,穿越三大洋,去突袭一个远在万里之外的日本城市,这简直是活生生的天方夜谭!

  不论这个传奇计划是不是异想天开,但在龚照瑗看来,关键问题是宋育仁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偏离了外交使节的职权范围。尽管如此,龚照瑗并没有处置自己参赞的直接权力,于是将查知的情况,遂以“妄为生事”电告清廷。由于清廷已打定和日本媾和的主意,因此当北京获悉了宋育仁等人的活动,大惊失色,李鸿章立刻表示反对;慈禧也认为宋育仁“妄生事端”,当即下旨宋育仁中止相关行为,定船募兵之事一概作废,宋育仁参赞一职不准再当,同时电召他立即回国。1895年4月17日,就在宋育仁被免职拟回国时,李鸿章和日本人签署了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。

  战后,清廷本打算对宋育仁作进一步的处理,但这一惊人壮举牵连、涉及的人物确实太多,有朝廷重臣,还涉及外国人士;又担心知晓此事的人们和舆论同情宋育仁,才决定就此作罢,没再作深究。只是收缴了宋育仁出使时所赏赐的二品顶戴,仍降回四品原职,回翰林院供职。

  满怀希望前来,带着失落而返。1895年7月,宋育仁只能收拾行李,踏上了返乡的航程,在船上他不禁“抚膺私泣,望洋而叹”,一路伤心了很久。一年前离开中国出使西欧时,他是何等意气风发,在西欧诸国亲身感受异国文化的差异和制度的先进,他当时又是何等惊叹不已;而一年后返回祖国,此刻他却是如此意冷心灰,满腔热情不被朝廷接受,奇谋为国换来戴罪之身,此番经历让宋育仁深感无奈。当宋育仁最终在1895年的年底回到北京时,他自言“重入都,历忆此行,怆如隔世!”

  就在这次回国途中,心潮逐浪的宋育仁提起笔来,详细陈述了此次购船招兵的谋划与行动过程的《借筹记》。或许宋育仁的本意只是为即将面临的质询或审讯准备一份辩护词,或许想以文字表达自己的壮志未酬之情,但在不经意之间,《借筹记》一书却为中国激荡的百年史,留下了一部可歌可泣、近乎异域传奇的真实记录。

  此事已过去一百多年,除却宋育仁事后所写的《借筹记》中讲述了相关的一些事情外,其他历史资料大都没有记载,所以,关于宋育仁奇袭日本计划的整个事件仍疑点重重,甚至差不多已被人们遗忘。但重温这段历史,可能对我们有所启迪。假设他这一奇袭计划当时得以付诸实行,不但甲午中日战争的结局或许会逆转,而且中日关系的历史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。但历史不能假设,也不会重复,只能留给我们深深的思考。

上一篇:台湾苗栗渔民钓获躄鱼 色彩艳丽十分罕见(附图) 下一篇:【人物】宋育仁 :“睁开眼睛看世界”的四川第一人

相关阅读